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电影放映员的荣耀

浏览数:115

电影放映员的荣耀

t0113620c396efce524.jpg

 1974年9月,我作为知青下乡到辽中县大黑岗公社大黑大队。因为该地方有个高大的“黑沙岗子”,1957年成立乡政府时取名叫大黑岗子乡,后改称大黑岗公社。

 下乡第二年初,我当上了大队兼职电影放映员。那时处于“文革”时期,可放映的电影数量不多,影片有被称为“八亿人民八部戏”的“样板戏”电影,如《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还有翻拍的老故事影片,如《平原游击队》等,新故事片有《创业》《春苗》,还有就是恢复上映的“老三战”《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

 那时没电视,农村有收音机的很少,宣传主要靠有线广播,文化生活比较枯燥,因此看“露天电影”是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每当放电影的消息传出,夜幕还没降临,村里的大人和孩子们早早来到农村打谷场院守候着。作为放映员,我使用的是875毫米电影放映机,它是那个年代专门为农村野外环境设计制造的,小巧的电影放映机如同背包一样大,白帆布制作的银幕在场院的两根立柱中间一挂,“电影晚会”就算开场了。尽管影片数量少,内容单调,但人们还是每晚乐此不疲地守候,沉浸在小小银幕上的喜怒哀乐之中。电影开演前后,我被“众星捧月”般地围在中心,电影结束则变得“孤苦伶仃”,打扫完战场独自走在乡间小路上。我负责大队五个小队的电影放映,电影散场的时间一般都在午夜时分,农田道路两旁空旷漆黑一片,青纱帐沙沙作响,令人胆战心惊。回到青年点后知青哥们说,今天的电影没看够,我只得给再“加一场”。我把机器架在炕头儿,调好焦距,墙壁当银幕,“小电影”就开演了。有趣儿的是,墙幕上的“战斗”尚未结束,下面的“观众”已集体进入梦乡。

 当年农村注重农田基本建设,经常开展修水库、挖河渠的大会战,电影放映员的工作也与其息息相关,经常要把电影送到一线。文艺宣传为政治服务,放映员也是政治宣传员,既有荣誉感又有责任感,在当时是令人羡慕的工作。

 说到“八亿人民八部戏”的“样板戏”电影,因是当时的主打影片,对全国城乡普及京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李玉和、杨子荣、阿庆嫂的唱段,全国人民无论各行各业、男女老少,都会唱几句。当时工厂、农村、学校,还流行成立“革命样板戏演出队”,组织队员四处演出。我就是在那时喜欢上的京剧,乃至这一业余爱好一直与我的生活相伴。

 电影放映能如此大面积普及京剧,并成为全国人民的主要娱乐形式,实在是当年的一大奇观。

 今天改革开放后的农家,户户看彩电,人人有手机,各种信息四通八达,农民文化生活丰富多彩、形式多样。“露天电影”渐渐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仅在大城市的公园广场,“露天电影”做为大众公益活动,有时仍然保留。而知青电影放映员这一颇具特色的“职业”成了我一生美好的记忆。

赵 超口述 刘政光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