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二十 屋檐下的伤害

浏览数:317



配图自网络,如有侵权当自行删除。


“那年那月”之二十  

屋檐下的伤害

□佟雪春

人这辈子或多或少地都做过几件荒唐事,我自然不例外。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我人生第一件荒唐事是在童年时做下的,至今想来都悔得直拍大腿。

少时寄居在乌金沟村的祖父母身边。时令俗言所谓:七九河开,八九燕来。此言不虚,春天到来的时候,家燕便成群结队地回到了春暖花开的北方,总似老马识途般回到去岁栖息过的巢穴。

每年这个季节就有一群家燕自遥远的南方飞回乌金沟村。

燕巢通常都位于农人家的屋檐下。我们家屋檐下也有一对燕子夫妻栖居。

祖母不止一次地告诫我:燕子窝是不能碰的,谁碰了就会遭报的,会瞎眼睛的。

我对祖母如此骇人的告诫半信半疑。终于有一天趁家里没人,再也忍不住燕子蛋的诱惑,我攀着梯子掏了燕子窝,从里面摸出了两枚温热的蛋来。被惊飞出的燕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在我身边飞来飞去,惨叫声都变了调儿。接着另一只燕子也飞回来了。这只燕子打了个盘旋便径直箭一般地向我的脸颊飞啄过来,我慌忙躲闪,结果脚一滑便从梯子上跌落下来,手里的两枚蛋也随之落在地上散裂。我坐在地上呲牙咧嘴地揉着摔疼了的屁股。那两只燕子不再搭理我,开始向两枚碎蛋不断俯冲着,并发出啾啾鸣叫。那叫声中蕴含着愤怒,但更多的却是凄伤与无奈。

后来,那对燕子飞走了。院子里安静下来了。

这时,我才认真地回味起祖母的告诫来,并陡生了出几丝恐惧,我开始担心害怕起我的眼睛来。瞎了眼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第二天早晨起炕的时候天飘着细细的雨,出门就见那两只燕子蔫蔫地蹲在电线上淋着雨,看样子它俩没回巢,在外面呆了一夜。第三天的时候那对燕子不见了踪影。

祖母后来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怪呀,好好的那对燕子咋就抽冷子没了影儿了呢?”她嘴里嘀咕着仰头望望屋檐下空落的燕巢,又转脸狐疑地看看我,我忙掉开脸去,不敢看祖母的眼睛,心里一阵慌乱。我终不敢承认所闯下的祸事。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觉的眼睛没出现任何的不适,于是我明白了祖母关于“掏燕子窝会遭报,会瞎眼睛的”的告诫是用来吓唬我这样调皮的孩子的,心里便释然了些。

那个夏季我们家的屋檐下再也没有出现过燕子的踪影。有时,看着别人家屋檐下的燕子窝里不时地有燕子飞进飞出,欢快的叫声充斥着院落,心里开始觉着不是滋味儿。

到了秋天的时候,我看见隔墙小雯家屋檐下的燕巢里飞出了两只雏燕,“要不了多久等它们翅膀再硬些,它们就会跟着燕爸爸、燕妈妈飞回南方去了,在那里也有一个它们的家。”一旁的祖母话外有音地看着我说。

“是我不好。”我终于受不了祖母审视的眼神,我知道她等着我承认,于是我低下头,声音低得像蚊子叫。

“就知道是你干的。错了就要认!”祖母叹气。“看你呀,你那次掏家雀(音读“巧”)窝掏出一条蛇摔了个半死还不长记性,这回你又掏起了燕子窝。这俩窝可不一样呀!村子,你知道不?掏燕子窝是坏家里风水儿的呀!唉!得几年燕子不会来咱家喽。”

秋天的时候,自留地里的蔬菜都成熟了,那天我跟祖父起土豆。几锹下去,那些可爱的土豆们便露了出来,往筐里捡土豆的心情真是好呀!

祖父把小的土豆单独放到一个筐里。这样的小土豆连同地瓜秧、苏子叶、茄蛋子啥的烀熟了再用农家酱腌制成杂拌咸菜,别提多好吃了。

“那小东西每年都从南方飞来咱家的屋檐下,是信任我们家的哩!”祖父抽冷子说了一句。我顿时明白了,祖父早就知道是我作的妖。我没敢吱声。

“燕子能和咱们家相处成这样,那可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现如今你掏了它们的窝,它们对咱们的信任可就断了捻儿,再接上可就不易了呀。”祖父语重心长地说着。言语中没有过多的责备,少见的竟没有抽我一巴掌踹我两脚。

“这过日子呀,归齐过的是人气儿!燕子就是帮一个家攒人气儿的。你眼下尝到冷落的滋味儿了吧?”

我点头。祖父说的是,没了燕子身影的院子好寂寞呀。

“村子,记着,凡是有规矩的事儿不能生拗着来,你拗着做了,结果就是燕子今年春天对待咱家这样,不搭理咱家了,不再来了。”我似懂非懂,但很认真地再度点头。

多年以后我终于懂了祖父这番话,规矩就是规矩,坏不得的!

次年的春天,燕子在别人家的屋檐下热热闹闹地上下翻飞,而我们家的屋檐下则冷冷清清。燕子是有记性的生灵的。

那天我帮小雯在她家自留地扎芸豆架,干累就坐在她家门槛上歇,听到头上燕子啾啾叫,就抬头看,就见燕子正把衔来的泥往燕巢上糊。

“咋地?你把你家燕子窝给掏了,现在又来打俺家燕子窝的主意?”一旁的小雯警觉地瞪着我,“我可不是吓唬你啊,你要是敢碰那燕窝一下下,我爹会剁了你的手的!”

我下意识地缩了下右手,忙连说:“不敢了,再不敢了。”

这时另一只燕子衔着泥也飞回来了,我说家院子里有燕子飞来飞去真的好。小雯也跟着我看那燕窝,说是的呀房檐下有燕子住这个家才有家样儿的,这是我娘说的。

小雯她娘说的和我祖父祖母说的是一个理儿。我心里满是懊悔在翻腾。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了我的荒唐举动所引发出的罪过:就在我的手触摸到燕子窝的瞬间,有一种叫做“信任”的东西便先于那两枚燕子蛋碎掉了!那是燕子对人类的信任!

燕子数年不来家筑巢,足见其信任丧失所引发的后果严重性。于是我开始深刻地谙悟出,信任的养成是多么的艰难与来之不易啊!信任如同初生的蝉翼,薄脆而孱弱,经不起粗暴的摧残,需要悉心地呵护,如此才能衍生出彼此的尊重。信任与尊重所迸发出的力量是巨大的,她能使我们发自内心地感受到由生命热度所烘托着的跨物种的那份真情。这真情无价啊!

1985年仲秋的时候我回了趟乡下,在老宅的屋檐下我又看见了一个燕窝。燕子夫妇衔着虫子不时地从田野里飞回来,在巢边,我看见雏燕大张着鹅黄的嫩喙索食儿。

燕子箭一般飞去的瞬间,翼翅几乎擦到了我的肩膀,那一刻,我感觉信任与尊重离我很近很近……

后记

就在写毕此文的几天前,我在沈阳市铁西区繁华的艳粉街上看到一个燕巢,位于一家春饼店的屋檐下,距地面也就两米多高的样子,以我的身高稍作蹦跳就触及得到。燕巢里面不时探出一个小脑袋,那是在孵蛋的燕子。此燕巢距离地面如此之低,足见它们对人类的信任。就在我快要离去的时候,另一只燕子飞了回来,就见巢里的燕子站在了巢边,两只燕子以喙触碰啾啾鸣叫不已,我知道这是燕子夫妻交接孵蛋换班的短暂仪式,接下来飞回来的燕子进了巢。

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脑海里浮现出几十年前故乡老宅门前电线上那雨中凄伤的燕子夫妻。对不起啊!我在心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