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吴嘉祜与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

浏览数:457



吴嘉祜与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

  


4月28日,记者来到参与制作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的老工人吴嘉祜家,今年已经98岁高龄的吴嘉祜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说起话来声音洪亮,逻辑清晰,完全不像一位年近百岁的老人。

时光的流逝带走了青春韶华,也带走了许多尘封往事,而制作国徽的一情一景却还深深地镌刻在吴嘉祜的心里,仿佛如昨。

这是党对我的信任

1950年8月,制作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的任务交给了铸造和机械加工技术闻名全国的沈阳第一机械厂(今沈阳机床集团沈阳第一机床厂),由技术骨干焦百顺、吴嘉祜等十余人共同完成。政治成熟、技术过硬,当时既是25号车间施工组的组长,又刚刚入了党的吴嘉祜当之无愧。

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吴嘉祜高兴、激动又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和压力,“这是个光荣的任务,更是党对我的信任!”他说。

吴嘉祜介绍,制作国徽一共分为三道工序:铸造铝合金毛坯、钳工精加工抛光、镀金烤漆。他带领工友们负责的第二道工序——钳工精加工抛光又分为整形、修补、刮平、打磨、抛光等步骤。工匠精神,就是不畏困难、挑战自我。手头工具不全,他们就自己造工具,根据不同的图形、角度,制作不同弧度的刮刀,让工艺精细,更精细。再经过粗砂、细砂多次打磨抛光,直到每一处都像镜子一样光亮。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临近验收,吴嘉祜紧张得睡不着觉。验收的那一刻,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当检查到最后一枚国徽时,时任车间副主任叶选平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站在一旁的吴嘉祜却激动地流下了热泪。连日来,他带领工友们通宵达旦、夜以继日。在他们心里,这项任务是庄严而神圣的,同时也是压力巨大的。

吉普车送我去上学

1951年5月1日,由沈阳机床制作的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被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而吴嘉祜也因高质量地完成了这项任务成为厂里的重点培养对象。“从那以后,我参加了党校学习、上‘机电学院’参加学习,是厂里的吉普车送我去的呢!”吴嘉祜回忆起往事,充满自豪。“我从小没念过书,继母三次把我赶出家门,旧社会时在私人的工厂当学徒,挨打受骂是常事,连门牙都被师兄打掉了。是党培养我,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为国家做贡献,是我应该做的。”

如果需要我,我将尽力而为

如今的吴嘉祜仍然十分关心祖国的发展建设,看报纸、听新闻是他每天的“必修课”。每到新闻联播播出时间,他都会来到电视荧屏前,深情凝望画面中的国徽,那是一份朴素而又特殊的情怀。他生活规律,一日三餐定时定量,只吃七八分饱,饮食荤素搭配,不讲究大鱼大肉,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便是最大的心头爱好。

采访结束后,记者半开玩笑地问吴嘉祜:“如果厂里现在需要你技术支持怎么办?”老人面露些许难色,随即诚恳地说:“我现在腿脚不行了,如果需要我,我仍会尽力而为!”没有惊天动地的誓言,满满的,是老一辈工匠的踏实和质朴,就像他时常告诫子女:做人做事,都要认真负责,勤恳本分。

崔 民 本报记者 朱晨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