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三十二 少年的天空​

浏览数:171



配图自网络,如有侵权当自行删除。


“那年那月”之三十二  

少年的天空

□佟雪春


那是一只胖胖的、憨憨的橘猫,它站在高高的树梢,抬起一只爪指着天空中一个移动的灰点说:麻麻,看啊,是大灰机呀!

本是一张人造的矢量图,却在看到的一瞬间重重震撼了我!

憨胖橘猫类似的话我也说过。那是在大约五十年前,在乌金沟村后山坡上,我指着嗡嗡作响的天空,说:奶奶,看啊,大飞机呀!

正在搂柴禾的祖母直起腰,抹了把脑门儿上的汗,笑眯眯地对我说:嗯,大飞机。我大孙子将来要是有出息,也会坐上大飞机的。

正看着,突然一大群蝗虫噼里啪啦地轰然而起,待它们落定再看天空,飞机已经消失在一片蔚蓝中了。我呆望着,就想:它这是飞去哪儿呀?去的地方远吗?就想知道它降落地方的名字。

那时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大城市本溪,那是跟祖父赶的马车拉脚去的。

有那么一阵子,我就等飞机出现。后来知道,那该是一条航线的。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专注地目睹天空。

站在山坡上,当我把脸举向天空的时候,身边的乌金沟村不见了,东边当时尚未开采铁矿石的位于本溪市界的歪头山、沈阳城南部最高峰马耳山不见了,像受了惊的毛驴儿左冲右突的山风呼呼掠过我的耳畔……

排成“人”字型的雁群,那是我能看到的飞得最高的鸟儿。有时会闭上眼睛,就想我是那振翅的大雁,在那样的高度俯瞰站在乌金沟村北山坡上的我,会比一只蚂蚁大吗?

后来我爱上了仰望夜空,尤其是仲夏夜的天空。

有时我会和好玩伴程伟小雯小丽爬上柴禾垛看星星、数星星玩儿。可数着数着就乱了套了,那时我知道了天上的星星原本是数不清的。小丽懂得多,她爸爸是被打成右派遣送回乡的原中学物理学教师(1979年秋末右派平反,落实政策到位于姚千户乡政府所在地的沈阳市第64中学任教。全家随即变成了令全村人都羡慕得眼珠子通红的非农户籍)。北斗星就是她指给我们识得的。性子闷哧的程伟问小丽,那北斗星指的最北边是哪儿呀。是可恨的苏联!小丽恶狠狠地答。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正值中苏交恶,我知道当时苏联最大的官叫勃列日涅夫,一个说起来很拗嘴的名字。

是落向西方后的日头令白天藏起来的星星们显露出来的,天色越黑,露出脸儿的星星就越多。我知道一闪一闪的星星离我这儿很远,可究竟有多远我不知道。小丽就告诉我们,光一秒钟能飞30万公里,飞一年的距离叫一光年。她说那些星星离我们有老鼻子光年了。她还拿一把儿地问我们:知道月亮、启明星离我们多远不;知道流星出现意味着啥不;还有……等等。我们仨那时都觉得小丽老有学问了,都像仰望星星似的仰望她。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小丽当时该是很是受用这份仰望的,要不跟我们仨唾沫星子横飞白话时的小脸儿咋造得红扑扑的哩!

我至今都酷爱着天文学。想来,小丽当算是我的天文学启蒙老师呢。

1986年初冬,还在原沈阳军区司令部军务装备部任参谋的我,去桂林陆军学院参加全军管理工作学术研讨会。返程的时候火车票特别紧张,眼见着就不能按时归队。当时还有规定必须随身携带的密级很高的材料,差不多有十来斤的分量,于是我就向所在部领导电话请示。请示的结果是命令我尽快乘飞机返回沈阳。

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喷气式的三叉戟。从南宁飞机场起飞的时候天空一片蔚蓝,能见度堪佳。透过窗户望着下面迅疾消逝而去的城市山峦河流……我想起了童年的我在乌金沟村后山坡上指着天上嗡嗡叫的飞机时的情景,那时我的小手指的是一架螺旋桨飞机。

是夜在北京转机,这样我又得以在星空俯瞰北京城,看着灯火璀璨的大北京渐渐地变成一块光斑,最后变成一个亮点消失在无际的黑暗中。

成年后第一次得以在高空俯瞰我所生活的土地,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渺小!就这感觉。

地球渺小!我则更渺小到忽略不计!

随着年龄增长,我愈发地喜爱天文学。关于天文学知识的不断积累,令我得以新的视觉仰望天空,人生格局因对宇宙的广袤与深邃感悟而得以拓展。

第一次看见我们地球所在的银河系在巨大的星系里才仅是一个点的时候会萌生怎样的感觉?

第一次知道我们赖以生存的太阳的寿命还有45亿年时会有怎样的联想?

第一次看到哲学家赵鑫珊说的“在茫茫无限的宇宙中,地球是孤独的”这句话时,为什么就感觉心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一下?继而又衍生了这样的诘问:那么,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也会感到孤独吗?

第一次感觉到,置身于盛夏沈阳城繁华的太原街熙攘人流中,一种孤独感陡然而生!那时我已经了然寂寞和孤独不是一码事了。突兀而至的席卷令我像遭了雷击似的呆站在那里,眼睛本能地望向天空,那一刻,我想在为楼宇空气线画定的天空中寻找什么呢?

对绝大多数地球人来说,人生不过百年。而百年、千年,乃至万年,之于宇宙均可以忽略不计。那么,该以怎样的心态来对抗为怅然所簇拥的虚无感的无声啃噬呢?陈子昂的“独怆然而涕下”在阐释着怎样的情愫呢?

……

仰望天空久了,脖颈会泛酸,两眼会发涩,目光低垂看到的是脚下的土地。

心生莲花开,所思皆菩提。平心静气后,“脚踏实地活在当下”,“让短暂生命灿如夏花”……等等词汇像一朵朵浪花会偶现脑海,正能量总是令人血管贲张!

人活尘世,烦恼多多,我应付的方式是撇一边,夜静更深,抬头,眺望星空,继而闭眼冥想,能感觉身躯随思绪飞起来最好。如此,心灵会得到安宁。这安宁哪怕仅是片刻,却也弥足珍贵!


红圈系银河系所在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