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三十七 《蛐蛐儿叫铮铮》之 大黑大黄的王者之战

浏览数:38



题图辑自网络。与文中的大黑、大黄相似度差不多在七成。




“那年那月”之三十七  

《蛐蛐儿叫铮铮》之

大黑大黄的王者之战


□佟雪春


在我童年、少年时代的斗蛐蛐儿生涯中,以为我所见过最大的蛐蛐儿,是在乌金沟村的地瓜秧里成功从我手心里脱逃的那只“紫金刚”(见上篇)。但后来才知道此言欠妥,因为在那之后我回到沈阳,得见了比“紫金刚”还要大上一圈儿的蛐蛐儿,而且是一黄一黑。令我咬牙切齿倍感羡慕嫉妒恨的是,拿(行话不说“逮”、“捉”)这俩极品虫王的过程我竟然都身临其境,都亲眼目睹!

他叫金成,和我同岁,是和我住同单元的好玩伴儿,一个斗蛐蛐儿的铁杆儿,也是这一黑一黄蛐蛐儿的主人,他管俩蛐蛐儿分别叫大黑和大黄。论拿蛐蛐儿的经验,金成更胜我一筹。透过他拿到大黑大黄俩极品的蛐蛐儿,我又承认他的运气比我好太多太多!

拿到大黑的地点是今沈阳第六人民医院的东墙根下。那是一个光秃秃孤零零的小土包,上面有一个今一元硬币大小的洞。以我拿蛐蛐儿的经验判断,里面不会有蛐蛐儿的,因为其习性喜欢选择略显潮湿的隐秘处所藏匿。当时金成也就是俯身随手抠了一下那洞口,结果竟蹦出一个大黑家伙来!开始我俩还以为是一只“油葫芦”呢。那黑家伙竟然没有逃走!在原地傲慢地摆动俩触须,金成凑近审看,哇!竟是一只大蛐蛐儿啊!

拿到大黄的地点是沈阳南湖公园西门里附近的一棵枯死的大杨树上。当时我俩就听到枯树上有蛐蛐儿在叫,是那种尖利、脆生儿的叫法儿。发出这种鸣叫的是身量较小、我们称之为“红扎头”的蛐蛐儿。此虫的特征是身材细长小红脑袋小红牙,叫声尖脆,咬起架来有一股拼命的气势,任凭对手多大身量它都敢冲上去造量比划一番。但它的拼斗法通常也就是程咬金的三板斧,落败之后便成了废虫,再不开牙。所以我们都懒着捉。

本来金成都走过那枯树了,可又折返回来,他见“红扎头”发出的是那种挑衅、约架的叫法,就想看看它约架的对手啥模样儿。金成也就是随手薅了一把那距地面一米多高洞口边上翘起的树皮,结果竟抽冷子从树洞里蹦下一只黄色大蛐蛐儿来。和先前拿到的大黑一样,它竟然也没立马逃走!金成见它俩后大腿没有绷起,知道它不会立马蹦走,就缓缓蹲下身来,又缓缓伸手去圈拿。你猜怎么着?它竟缓缓地自动爬进了金成的手心,完全一副甘愿被拿的样子!

我回想了下,身量在伯仲之间的大黑大黄,简直就堪称是蛐蛐儿界的“姚明”!

又仔细回想了金成拿得大黑大黄的过程细节,他那一抠一薅并非偶然,都含着“注定”的意味,就觉得他和俩虫有缘分的。我当时距离这缘分很近,触及就差那么一点点,但没用!用不着拍大腿呼肠子悔青的,那令你梦萦魂牵的东西就不是你的!事实上,日后的好多经历皆如是。缘分有“良”、“孽”之分,看的是修为,凭的是造化,命运之线自有它的系法。

我家当时住的铁路住宅大院名曰“二百户”,共13个单元。说是住有二百户人家,其实算上劈开的插间远不止这户数。大院里和我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们都极为热衷斗蛐蛐儿,于是金成就带着大黑大黄逐个单元约斗,今天大黑出战,明天大黄叫阵。

它俩的个头儿委实太大了,以至于乍看时人家都还以为是俩大“油葫芦”呢!

大黑大黄的咬法儿够凶狠!还没“对夹儿”几个回合,对手就被咬得满斗罐狼狈蹦窜。不唯此,十次有八次对手会惨被它俩卸下一条大腿来!然后就堂而皇之地啃吃起这战利品来。于是蛐蛐儿玩伴儿们又给它俩起名曰:“卸腿儿王”。

大黑大黄在“二百户”大院没有对手了,就开始到距离不远的“三百户”大院、红旗大院乃至更远点儿的省委家属区继续征战,结果还是没有能和它俩对得上“夹儿”的对手,堪是一路所向披靡!那个秋天,大黑大黄俨然就成了孤独求败的寂寞王者!但这话说得欠缜密,因为大黑大黄还从没对阵过,不知它俩谁才是真正的王!曾有人提议叫它俩比划一把,说那一定会非常精彩的!但被金成断然拒绝了,他可舍不得他视作心肝儿宝贝儿的大黑大黄自相残杀,落得个两败俱伤。他驭使大黑大黄的原则是:枪口对外,轮番上阵,火力全开!

那时,斗蛐蛐儿的圈儿颇有江湖子气,都遵循愿“斗”服输的规矩 ,任你自己兄弟再多,打起架来多么强势,但斗败后没有一个人会借机逞凶耍横乃至抢夺对方蛐蛐儿的,顶多是见自己的虫“斗”不如人,沮丧懊恼之余当场将败虫摔死再抿上一脚,再无其他。

金成义气、讲究,对外放话就说大黑大黄是我俩共有的。每逢出大院征战,金成昂首挺胸地在前面走,我则捧着俩罐儿在后面紧跟,整个儿就一跟班儿的形象。

我和金成体格都偏瘦弱且家里哥们儿少,在大院里挨兄弟多的男孩子欺负就成了家常便饭。

我就曾有过被同大院一个男孩子的已成年姐姐骑在身上暴打的经历。过后我就拿话儿羞辱恶心那男孩子:斗蛐蛐儿你斗不过我!打架你打不过我,你回家就叫你姐姐来,你算啥本事?你要是真男人你就放马过来,咱俩单挑找地儿接茬儿干!

后来那男孩子的俩成年姐姐联手再次狠揍我,恰好被金成当场撞见,瘦削的他二话没说就见义勇为冲过来帮我,嘴里还愤怒地叫喊:你俩大人合起来欺负一个小孩儿就不嫌丢人啊?!打到最后他都红眼睛了,都差点儿抡砖头了的。金成的拼命架式令那姐俩打怵,也是围观的人渐多,自觉理亏就闪了。我由衷地谢他帮我,他用嘴吹呵着胳膊上被挠出的血道子,闷声说:谢啥呀,谁让咱俩是好哥们儿呢!又骂:女人打架可真埋汰!净喜欢用爪子抠挠人!金成的话令我觉得心里热乎,有好哥们儿真好啊!我俩的友情愈发笃厚。

百“斗”百胜的大黑大黄,在那个秋天给往日饱受欺凌的我俩的脸挣足了面子,故而我并不觉得我这跟班儿的角色丢人,因为我也跟着大黑大黄沾了好多的光呀。一次我俩应邀到家附近的东北工学院(今东北大学)家属区斗蛐蛐儿,对方玩家是三十多岁的叔叔,他还给我俩买了五分钱一根的红小豆的冰棒哩!另外在征战过程中获赠硬糖块儿也是常有的事儿 。

糖块儿、冰棒,我和金成觉得分外甜,格外好吃,是因为里面含着尊重!

是这束熹微的尊重之光啊,令构建中的人格不致因被践踏而再暗淡下去!

故而,在那乱糟糟的荒诞岁月,这份小小的尊重于日常饱受欺凌的我俩显得尤为弥足珍贵!

如此,金成愈加呵护大黑大黄。我呢,捧罐儿则愈加小心翼翼。

记得当时白露已过。那天我向金成建议说:天儿早晚开始见凉了,以蛐蛐儿的寿命,大黑大黄也活不长了,它俩还从未比划过,趁它倆眼下还欢实,叫它俩决出个胜负吧!看它俩谁才是真正的王!

金成开始还十分犹豫,还着实舍不得,但后来一想我说的也在理儿,反正它俩最终都要死的,何不过一把足够来劲的眼瘾呢!于是就由我放出话去,邀请各路蛐蛐儿玩家来看大黑大黄终极王者之战。

那天斗罐儿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糊满了人,大家都兴奋异常,都意识到这将是一场难得一见的鏖战!

大黑大黄对战那天,金成可是牛逼大了去了!就见他端坐在小马扎上,举罐儿、开罐儿动作尽显潇洒从容,看上去竟真的有着几分王者气派呢。他带有几分傲慢的目光缓缓地扫了一圈儿围观的人群,说:大家请看!我的两手是空着的,没有斗蛐蛐儿草,我的大黑大黄用不着这个。

接着,他把一个敞开的罐子抵在左手心。大家这时都紧张地屏住呼吸,都瞪大眼睛看。

就见大黄自罐子里缓缓地探出硕大的头来,紧接着又缓缓地爬到金成的左掌心停住。金成把左手伸向特制的大斗罐里,就见大黄从容地从金成的左掌心下到斗罐里后,两只长须便开始傲慢地左右扫动,并不时地把长须拢回以颚梳理,尽显从容气度。我们管这牛逼动作叫“巡圈”。

围观的人群见状都禁不住发出一阵惊呼!大黄的出场实在太帅了啊!

金成放大黑出来是直接把罐口抵在斗罐里的土上的。大黑的出场动作更是特别,身子刚一落定,竟就地疾速转了个360度的圈儿,那样子就好像要咬自己的尾丝似的。

人们纷纷赞叹:瞧这精气神儿,简直太牛逼了!

大黑大黄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都似乎意识到对方和以往的挑战者截然不同。四条触须开始试探着相互触碰,仿佛在掂量着对方的实力。接着彼此的身子缓慢地向对方移动。距离快到七八厘米的时候,大黄突然展翅急促鸣叫起来,大黑闻听也不示弱,立马也跟着叫了起来,一时间高亢的叫声自斗罐里轰然而出。那是真正的洋溢着金属音质的鸣叫啊!它俩一边儿鸣叫着叫阵,身躯还不时地向前耸动,这是大战前的准备动作,或曰秀肌肉环节。

是大黑率先发起进攻的!它举着开到最大角度的暗红色双颚迅疾向大黄冲去,我猜它是想先以蛮力冲撞大黄先给点儿颜色看的。不曾想被撞的大黄似乎早有提防,竟然纹丝没动,旋即也张开俩金色的大颚抵向对方。顷刻间四枚大颚便绞和在一起了。再看彼此的俩后大腿,都绷成了直线角度并紧紧地抓牢着土面,摆出着一副绝不后退的架式。还真是的,彼此谁都没被顶动一下!好个势均力敌呀!

一黑一黄的俩头颅紧抵在一起,翅膀一直都在剧烈错动,鸣叫声达到了峰值。突然就见大黄咬住大黑的一片牙猛地一甩头,就把大黑给掀了个肚皮朝天。大黑把身子扶正的速度可真够快!恼怒的它立马就冲了过来,如法炮制,它也给大黄掀了个仰八叉!

都咬红眼了!大黑开始发力把大黄顶到罐壁旁;大黄再使全部蛮劲儿也把大黑抵到对面同样位置。如是,激烈的缠斗竟持续了两分多钟!已经过了鏖战的水准。一般的蛐蛐儿不间断的咬斗很少有能达到两分钟的。

是大黑先上手段使出杀手锏的。许是它厌倦了战事的胶着,想来个速战速决。咬着咬着,就见大黑突然缩回俩牙身子稍撤后,便速度极快地绕到大黄的左大腿旁,伸牙就是狠狠的一口!大黄的左大腿立马就被卸了下来!好个“卸腿功”的精彩施展呀!负痛的大黄反应速度也够快,张大牙也衔住了近在眼前的大黑左大腿,头猛地一甩,大黑的左大腿也旋即被卸了下来!好家伙!顷刻间彼此都成了独腿将军!伟岸形象大损!

场上比分1:1。各被对方卸掉了左大腿后,战事稍停,都彼此用颚整理起伤口来。可还没一小会儿,就见大黄紧蹬右大腿向大黑冲去,大黑见状右大腿紧蹬土面举颚应战。都不再鸣叫,都于无声中猛烈地宣泄着被卸掉大腿的羞辱与忿恨!

由于彼此都失去了一条大腿,抓力明显地减弱跑偏了,于是肚皮朝天的难堪摔法儿开始频现,但都很快就立马翻过身来,举颚接着再战。如此,它俩又猛烈地咬斗了近两分钟!

就像突然被叫停了似的,最后一次冲撞被后弹分开了。受了重创的双颚都大张着错动着,竟然伤到不能复位了。

触须都依旧呈牛逼的巡圈状,都鸣叫着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好像在宣告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出者。许是太过疲惫,力气差不多耗尽了,都不再上前,开始攒蓄力气好接着再战。

就这样,经历近五分钟的惨烈恶战,大黑大黄也没分出胜负来。旁观者中有人就建议金成动用斗蛐蛐儿草,让它俩最终决出胜负来。

这时,就见一位六旬开外的老者分开围观人群来到斗罐儿旁,看了看里面的大黑大黄,然后他抬头对金成说:小兄弟,你今天算是让我开了眼了!第一我从没见过这么大身量的蛐蛐儿!第二我从没见过这么激烈持久的咬斗!我眼见就奔70了,玩了一辈子蛐蛐儿,今天碰到俩“从没见过”,我值个儿了!小兄弟你看,它俩不光是各掉了一条大腿儿,牙边儿上的白色触丝也都相互咬断了的。

金成忙俯身看,可不是咋地,大黑大黄牙边儿的白色触丝果然都不见了!

老者又说:小兄弟,你这俩虫都勇猛善斗,绝对都是好样的!我看这样吧,它俩也用不着再分谁更强谁是王了。一来它俩的寿数快到了,二来经过这场恶斗体力消耗太大,受的伤也不轻,估计也活不长了。它俩都称得上是王,是勇士!就让它俩有尊严的死去吧,你看这样好吗?

老者颇有道理的一番话,在金成听来特别受用,受到真正蛐蛐儿玩家的赞誉令他倍感骄傲与欣慰,他没经历过这样的待遇。加之他看着缺了大腿的大黑大黄疲惫不堪的样子也着实心疼,就说:叔,就听你的,停了。

就在这时听有围观者喊:快看哪!它俩吃大腿儿呢!

就见大黑大黄衔着对方掉落的左大腿正津津有味地啃食着,翅膀还不时地发出鸣叫!

老者赞道:身虽残,可斗志却丝毫不减!真真是俩极品的良虫啊!小兄弟,你有福啊!

围观的人群恋恋不舍地散去了。金成看了看斗罐儿里战意犹酣的大黑大黄,然后对我沮丧地说:没了一条大腿儿的大黑大黄可真是难看呀!

老者所言不虚,不到半个月大黑大黄相继死去。

后来我家搬离了二百户大院,就和金成失去了联系。

再后来听说他进了铁路一家企业当了工人。

最后来啊!我听到了关于他的令我极为震惊的消息——他!已四十开外的金成!居然以极为残忍的方式杀害了他的妻子并污辱肢解尸体!最终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我简直就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成了杀人犯的金成是我认识的那个金成吗?

在我的记忆中,金成简直就是一个胆子比鼠还鼠的人呀!拿蛐蛐儿时,他见到小老鼠都居然被吓得小脸儿煞白,逃得比野兔子还快!金成还是一个心地柔软的人,经他捉过的蛐蛐儿不能咬斗了,他就放生到南湖公园的草丛中,同时嘴里还不住地念叨:对不起你啊!把你折磨了这么久!走吧,你接着活……

金成的死带给我极大的震撼!

我回想起了当年的一幕,因大黑大黄的能征善战,那个秋天,他这个主人的脸上写满的全是牛逼全是骄傲!小胸脯挺得老高!今天我理解了那表情的内涵,却原来每个男孩子的内心深处都藏着“勇士梦”、“王者梦”!这令人血管贲张的男儿本色啊!

我没去探询金成和他的妻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无论怎样的矛盾都不可以毁灭他人的生命!

生命是无价的!藐视亵渎这至高无上的存在就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因为法理与伦理不答应!

透过金成的所为及他的死,我还知道了,却原来啊!在我们每个人的人性深处都睡着一个撒旦!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的人性中的撒旦都在沉睡,而睡在金成人性里的撒旦醒了!

多年以后,曾于闹市偶遇“二百户”大院的故旧,经年未见少不得一番叙谈。他感慨地说:那时咱们的日子虽说过得寡淡,可孩子们却有好多乐子,比如弹玻璃球、攒烟标、玩弹弓啥的,对了,还有斗蛐蛐儿!那时你和金成可真是牛逼大了去了啊!那个秋天你俩的大黑大黄“咬”遍天下无敌手!把我们给羡慕得眼珠子都通红冒火呢!

写罢此文时值2019年中秋节次日晚,达到最大圆值的月亮高悬在夜空,大泼大泼如水的月光洒满沈阳城,透着柔曼与祥和。窗外,园区里蛐蛐儿此起彼伏鸣叫正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