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三十八     《蛐蛐儿叫铮铮》之  关于蛐蛐儿,令我感喟的一件事

浏览数:55




题图辑自网络,如有侵权当自行删除




“那年那月”之三十八  

《蛐蛐儿叫铮铮》之

关于蛐蛐儿,令我感喟的一件事


□佟雪春


已逾耄耋的他是在北京读的大学,毕业后又在北京成家立业。老来病上身,他的腿脚愈发不利落,一根拐杖已难以辅佐他的户外行走,他的儿孙便和他商量要给他买部轮椅。老者一想到自己剩下来的时日将要在轮椅里度过,不免颓丧神伤。开始他还坚辞,然而当风中的拐杖再难以支撑他的身躯的时候,他才万般无奈地接受了儿孙的建议,但同时也提出了一个要求——在他坐进轮椅前回一趟家乡山东宁津县!

儿子对此不解,说爸咱老家都没人了,您回去是要看谁呀?

孙子也说,爷爷您是要看看故乡的山水老宅,或是到祖坟上祭奠一番?

他摇头,说是也不是。就要立秋了,我想去看看老家宁津县县城那儿的斗蛐蛐儿盛景。

哇!原来是这个呀!儿孙闻听顿时大悦,斗蛐蛐儿也是他们曾经的人生一大快事呀!其欢欣刺激过程至今都难忘呀!

这一来陪老人回故乡看看;二来也陪老人了却这份心愿;三来呢,自己也顺便可以重温过把拿(不说“逮”)蛐蛐儿、斗蛐蛐儿瘾。堪是三全其美呀!遂告假,祖孙三人欣然驱车前往。

山东宁津县享有“中华蟋蟀第一县”的盛誉。水土气候极适宜蛐蛐儿生长,故该县所产蛐蛐儿个头大以强悍善斗持久著称。每年立秋时的蛐蛐儿集市上,全国各地好蛐蛐儿者络绎不绝来此,着实火爆了当地的餐饮宾馆业,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了当地一门产业。开市后贩卖者摆摊设店,叫卖声此起彼伏。据报道,曾有一只极品蛐蛐儿身价竟突破10万元之巨,为一上海老板欣然购得。

祖孙三人抵达宁津县后先是置齐拿斗蛐蛐儿、斗蛐蛐儿的一干器具,便夜里到野外自己动手拿蛐蛐儿,爷仨要享受这“拿”的过程。其间少不得抠洞薅草追逐,忍受蚊虫叮咬,过程并不轻松。老者倒是经验丰富的蛐蛐儿玩家,辩声定位以拿,所获蛐蛐儿基本皆为上品。满载而归回到宾馆立马开斗。祖孙三人各自驭虫入斗罐,并定下好笑规则:最终赢者请吃大餐!当夜,被老者唤作“紫铁头”的虫王便出自老者所拿,他豪爽宣布明天吃饭馆子由你俩随便选,菜由你俩可心点,咱爷仨来他个一醉方休!

是夜,被放生的落败蛐蛐儿们在室内各处开始鸣叫,或尖利,或浑厚,或嘶哑……偶尔还有狭路相逢的咬斗时发出的各种鸣叫。黑暗中,老人说:你俩听,这是它俩在比谁的叫声大呢,算是开战前的序曲;这是一方在开始叫阵呢;这是两者正在激烈厮杀的;这是不服再来的叫号;这是它在追落败者;这是它赢了在振翅显摆呢……

孙子由衷地赞道:爷爷,通过蛐蛐儿的叫声您就能分辨出咬斗的各种状态来,真服了您啊!对了爷爷,咱明年这时候还来……

儿子也感慨道:爸,真怀念我小时候您带我夜里捉蛐蛐儿的那些时光啊!

在室内蛐蛐儿们此起彼伏的“铮铮”鸣叫声中,老者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孙子醒来的时候,见老者站在窗前眺望,一副沉思的神态。

老人转过脸对孙子说:我梦见我回到了老家,我小时候你太爷领我拿蛐蛐儿。拿到了我平生见过的个头最大、咬斗最勇猛的那只蛐蛐儿, 对了,它也叫“紫铁头”,它斗遍十里八村儿都全无敌手,成了那年秋天的名副其实的虫王!

孙子脸上写满了羡慕:爷爷,您的童年可真是美好呀!

如此斗虫祖孙仨人还嫌不过瘾,又到县城蛐蛐儿集市采购品级高等的现成斗虫继续拼斗。购得虫皆经过层层遴选而出,个个体量硕大,勇猛好斗且持久,所以价格自然不菲。果然“虫”有所值,个个骁勇善斗,其激烈程度远胜自己捉的蛐蛐儿相斗。老者的虫王“紫铁头”也加入了战团,对战竟然屡战屡胜!

于是宾馆里开始有蛐蛐儿玩家住客不时携良虫慕名前来约斗,“紫铁头”依旧骁勇胜出!

于是便有贩卖蛐蛐儿的玩家出大价钱求购。

老者摇头微笑婉拒:“紫铁头”要跟我回北京呢!

那几日,老者从早笑到晚,饭量大增,睡眠大好,竟未觉腰酸腿疼!

孙子叹道:爸,这蛐蛐儿治病呢!看爷爷,满脸的爽歪歪啊!

儿子更是感慨:是啊!打你奶奶过世,第一次见你爷爷这么开心啊!

此行虽破费不菲,但老者全程笑逐颜开。返老还童的他,兴致盎然地拿虫驭虫比斗,居然还偏得了给自己带来荣光的“紫铁头”虫王!看在眼里的儿孙俩暗呼破费当值。

这友人讲给我的故事令我感喟良多。我相信这不是老者一时兴起!如此年纪还于秋夜携儿孙到野外,忍受蚊虫叮咬地拿蛐蛐儿,及至斗蛐蛐儿,这过程关联着逝去的童年、少年的岁月。

愉悦的回归令老者精神矍铄。重温中,那记忆中年少的身影复活了!

那岁月沉淀下来,成为回忆珍贵的一部分,也成了他人生的一部分!

人生暮年,因某个契机触动,这部分记忆画面开始动了起来,并愈发鲜活,乃至欲罢不能,定要亲往体验以了却心愿。所以,我把老者此番故乡行,理解成是对童年、少年岁月的慰藉之旅!

人活,总有些小追求、大抱负盈怀,然到头来事与愿违乃是常态。

小爱好,复萌了;小窃喜,喜过了;小愿望,得偿了;凡夫俗子的小日子能如此得过,甚好啊!

能由衷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声“放下吧”的时候,便是你的岁月的青果熟了,落了……便有了只属于你的小甜润!

后话是,虫王“紫铁头”随老者回了京城。后来发生的事儿令儿孙俩大呼神奇!

每天,老者会在阳台上让“紫铁头”晒太阳。出罐儿的“紫铁头”就在罐儿外壁上爬来爬去,竟全无逃逸之意!偶尔还振翅鸣叫起来,阳光越足兴叫得越来劲!待晒够了叫累了,它便自行爬回罐儿里。把老者给乐的呀,跟儿孙说:简直就好像养了只蝈蝈哩!

白天,“紫铁头”会时断时续地发出那种“唧唧吱”般的思春叫声,到了夜里则发出“铮铮”的欢叫。老者说:闭上眼睛听,就感觉置身于原野哩!

有时,老者会把“紫铁头”放在手里,它就在老者的胳膊上爬来爬去。那种痒痒的感觉令老者倍感舒坦。儿孙俩说这虫和老爷子有感情哩!

那天是周末傍晚,爷仨喝小酒儿。阳台上的“紫铁头”时不时地鸣叫一阵儿。

叫的时候,老者就回身看,一脸的若有所思的表情。

儿子也侧耳听:家里有虫鸣真好!有了好多生气。

老者把转着酒盅,说:和你俩说件事儿。其实这事儿在宁津县时我就琢磨来着。以前我和你俩都说过的,就是我十来岁的时候,我的爸爸带我到苞米地拿蛐蛐儿,拿到了后来我给起名叫“紫铁头”的蛐蛐儿。那个秋天“铁头”打遍十里八村儿无敌手,成了公认的虫王。关于虫色,在我们那儿的民间素有说法。一般说来:白不如黑;黑不如红;红不如黄;黄不如青;青不如紫。如此说来,那虫当属极品虫王了。

爷孙俩点头,等听下文。

老者接着说:当年那个“紫铁头”和现在窗台上的“紫铁头”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孙子急问:爷爷您快说说看。

老者说:从听到叫声,到锁定,到拿,乃至到后来的咬斗方式,两个“紫铁头”完全一样。

儿子想了想,说:我记得这个“紫铁头”当时叫了几声后就不再叫了,你还让我俩不要出声,您就在那儿站着,等了差不多有十几分钟后“紫铁头”才又叫了起来。最后您锁定它藏在一棵苞米的根部……

老者点头:是。我发现苞米根部的裸根有些被啃断了,从咬痕和它的叫声我判断这只蛐蛐儿个头儿不会小。藏在苞米根部,咬痕,叫声……这些我当年都见过听过,而且记忆犹新!还有,这个“紫铁头”的咬斗方式是整个儿身子紧贴地面举牙上拱式的咬法,获胜后喜欢就地转着圈儿鸣叫……

儿子问:您当年也等了十几分钟?俩“紫铁头”咬斗方式完全一样?还有获胜后的庆贺方式?

老者点头:一模一样!所以在宾馆里它最终获胜后我想都没想就给它起名叫“紫铁头”!还有回家后,它从不逃跑,喜欢在罐儿外壁爬来爬去,喜欢从我的手心往胳膊上爬……

孙子叹道:还有这样事儿,真神了!

儿子问:爸,您的意思是?

老者回身看窗台上的“紫铁头”:从我听到它叫的第一声到后来的种种,我就觉得当年的“紫铁头”转世了似的……

孙子说:转世?爷爷,这不是迷信吗?

老者就笑:这俩“紫铁头”的极其相似太令我震惊!爷爷是学工科出身,不信轮回转世那一套的!所以我就琢磨,可能就是巧合罢了。

野外蟋蟀的寿命大约三个月上下,而“紫铁头”居然多活了近一个月!

老人对儿孙说:当年的“紫铁头”也多活了近一个月的。说完就百思不得其解地直摇头。

对了,俩“紫铁头“到死都是全须全尾的。

关于“紫铁头”的死,儿子颇为感慨,说:其实我也不信轮回转世那一套的,可是这俩“紫铁头”的相似度也太高了呀?尤其是有些细节,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呀!

孙子想了想说:或许是最小的概率它就居然真的发生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事情是说不清的。

老者后来患了躁郁型阿尔兹海默症,而且病情发展很快,以至于发展到最后忘事儿不认人的严重程度。有一个细节令儿孙既心酸又欣慰,就是老者在发病哭闹摔东西打人的时候,只要一播放蛐蛐儿的鸣叫,就立马变得安静下来……

一个冬季的午后,老者安详去世,享年8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