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1:30
周一至周日 :1:30-17:00
 联系方式
400电话:400-8297978
邮箱:lnlnbs@163.com

“那年那月”之五十 ​那行走于乡间的“黄大仙儿”

浏览数:185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那年那月”之五十  

那行走于乡间的“黄大仙儿”

□佟雪春

1.

在日常中,有时看到某种景象会令人感觉到头皮发麻,比如怕毛毛虫的女生见了会感觉头皮发麻发出尖叫。我感觉头皮发麻的景象是在十来岁时见到的。那是一只被我和伙伴们逼出洞的老鼠,一只母老鼠。在它冲出鼠洞的瞬间把我们都吓坏了,都慌忙后退。咋呢?我们在母老鼠身上看到十来只小老鼠,它们个个都紧咬着母亲的皮肉,刚长出绒毛的小身子随着母亲惊恐的剧烈奔窜一甩一甩的。看得我们都头皮发麻,惊悚得都起鸡皮疙瘩!尽管老鼠因为偷粮食而令乡下孩子们恼恨,逢之必灭之!可那天谁都没去追打那只母老鼠,就那么呆呆地看着鼠母子们逃到没影儿。

类似的情景我还看过,不过看到的却是老鼠的天敌——母黄鼠狼,也就是本文的主角。

那天下午我们正在村后山坡上的残庙边儿上玩耍。本是晴朗的天,可不知咋地竟抽冷子变得天昏地暗起来,还刮起了呼啸的山风,眼见着就要飘雨点儿。我们刚要往家跑,就听小伙伴程伟喊:村子,你快看,一家黄鼠狼。我忙顺着程伟的指向看,就见两只大黄鼠狼一前一后顺着残墙根儿跑着。前面的该是黄鼠狼该是妈妈,因为它身上有七只紧咬着它的皮肉的小黄鼠狼,后面负责断后的该是黄鼠狼爸爸。这家黄鼠狼该是从残庙里跑出来的。

铁伙伴程伟见状捡起石头就要砸,我忙拦下他已经举起来的手,说你可不能砸!一来我知道黄鼠狼是益兽,专吃祸害粮食的老鼠;二来是出于我对黄鼠狼的敬畏。这敬畏来自我的祖母,她管黄鼠狼叫“黄大仙儿”,说会拿人魂儿的。说来也怪,这家黄鼠狼从我们附近经过时还显得有些慌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可跑出三十多米时那母黄鼠狼竟然停了下来,身上的小黄鼠狼们从它身上下到地面,都瞪着小眼睛随妈妈看着我们。接下来的一幕把我们惊呆了!那黄鼠狼妈妈竟然站了起来,两只前爪拢在一起一动一动的,好像在向我们作揖。再看那只黄鼠狼爸爸,头低得快要碰到地面,就上下点着,好像在向我们不住地磕头。之后这一家子向着一片茂密的蒿草丛跑去,途中那黄鼠狼妈妈还不时地回头看我们。我注意到它们没入草丛时,那黄鼠狼爸爸竟然顺着岔道自己跑走了。

小雯看得直纳闷儿:村子,你说刚才那俩黄鼠狼是在向我们作揖磕头吗?

我也被搞糊涂了:兴许吧!它们在向我们谢不杀之恩?就凭程伟撇石头的那个准头劲儿,一砸一个准儿!管保它们个个得留下小命!

小丽也说,就咱程伟,落在电线上的家雀儿都能用石子儿给撇下来呢!

程伟听了就搔光头憨笑:嘿嘿,可村子不让打呀!

回到家我把这稀罕事儿和祖母说了,祖母笑眯眯地说我做得对,说黄鼠狼属仙界,是保家仙儿,伤不得,万万伤不得!伤了会遭报应的!它们就是向你们作揖磕头的,因为它们通人性的。祖母玄乎乎的话令我后脊背发凉。

黄鼠狼通人性这点儿我倒是有些信,因为黄鼠狼要是在谁家定居,保证就没有老鼠敢进这家的宅院的,使家里的粮食免受了糟蹋。论逮起老鼠来,猫的效率可是和它没得比!所以谁家要是有黄鼠狼入驻,真的是吉事一桩。

多年以后我对黄鼠狼的习性有了更深的了解,知道黄鼠狼都是独居的,雌雄只在交配期才短暂地待在一起,其过程残忍暴力,甚至会出现稍不顺从的雌性会被强壮的雄性给咬死的情形。事实上所有鼬科动物都是如此。雄性只负责奉献它的基因,哺育后代的重活儿全都甩给了雌性。那么,当年我看到的那一幕就令我费解了——那只黄鼠狼爸爸怎么会和正值哺乳期的黄鼠狼妈妈在一起呢?这不符合它们的习性呀!莫非黄鼠狼爸爸感觉到了某种危险正在迫近,特意赶回来帮上妻儿一把?这小兽真的具有这先觉先知的灵性吗?

那天后来阴得跟铅涂的似的,那场大雨憋到黄昏后才滂沱而落。就在那场雨中,破败的残庙彻底垮塌了。小规模的山洪把曾经被虔诚供奉的神祗裹进泥沙,自村西山坡奔腾而下汇进了村前的小河里。

2.

说来都稀奇,不久后我们家就来了一只黄鼠狼,住在南山墙下的柴禾堆里。是祖母最先发现它的到来的,说看见它围着咱家转悠了好几天了的。我们家有一只高冷的大花猫,称得上是扑鼠能手。可它再怎么能干,到了夜里棚顶上老鼠们就像在开运动会似的,闹腾得人都睡不着觉。还有仓房里挂在房梁上的苞米穗,被老鼠啃得七零八落的,祖父心疼得直恶骂老鼠,气急了还踢了一脚大花猫:妈拉巴子的,你个没用的东西,你咋不把它们赶尽杀绝了呢?被踢的大花猫也是有脾气,委屈得跑出家好些天愣是不回来,最后还是祖母从小雯家柴禾堆里把它给抱回来了的,并警告祖父:你个温大灾的!以后不许你再往死里踢猫!

一天夜里,老鼠们照例在棚顶上闹腾,可到了后来就不是动静了,就听棚顶上传来激烈扑腾声,其间夹杂着老鼠吱吱的惨叫。躺在炕上的祖父在黑暗中乐开了花:嘿嘿,一准是那黄鼠狼追上天棚了。好好,使劲儿咬,一个活口儿都别留,给我咬死这帮该死的耗子!我要开灯看,祖父不让,说别惊着黄鼠狼,让它继续。过了一会儿,天棚变得安静了,并且从此都变得安静了。

奇怪的是,第二天向来都起早的祖父看见窗台上竟然摆着一只大老鼠,那个头儿简直就跟一个小猫似的,头都被咬碎了!祖父摇头说这么大的耗子可真是少见。祖母就笑:这黄仙儿在向你摆功劳呢,它倒是能干呀!接下来祖父发现仓房里的苞米穗也不再变样了。

记得那天太阳刚爬上一竿子高,在我经过南山墙柴禾垛时听见里面有吱吱的叫声,我就凑上前想看个究竟。打这黄鼠狼来家,那柴禾堆就没再动过。等我脸刚靠近干树枝,就见那通道那头现出一个圆圆的脑袋来,离我也就一米多的样子。它欠起身的时候我看见了它肚皮上鼓鼓的奶头,它用鼻子使劲儿嗅着空气,我猜它该是在辨识我的气味。然后它就用俩亮亮的眼睛看着我,一点儿都不害怕我。我知道了这是只黄鼠狼妈妈,刚才吱吱叫的是它的孩子们。我回屋和祖母说了,于是祖母对黄鼠狼更是呵护有加了。要是赶上下雨天,祖母就会往柴禾堆扇上塑料布,怕雨淋到黄鼠狼的崽儿们。祖父也是,每次打柴禾回来都要挑些细枝放到上面,这样那柴禾堆就越发的织密了。

但有一样,通过和黄鼠狼近距离接触,它散发出的臊味儿可是令人不爽!

3.

后来还知道了黄鼠狼还会记仇呢!这仇是和我的寡妇姨奶独苗儿子柏林子结下的。

那天天刚亮,我还在被窝里搂着大花猫睡着呢。住在村腰堡的姨奶冲进了我们家。进了门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嚎:姐啊,我不活了!活不了了!把我祖母吓坏了:到底出了啥事儿就活不了了呀?

原来昨天擦黑的时候,她儿子柏林子地瓜蒙烧酒喝高了,进家院时身子都趔了歪斜的了。正赶上入驻他家的黄鼠狼从他脚边跑过,他见了就抬腿狠踢去,没踢着,自己却结结实实地给闪了个大屁股堆儿,疼得他直龇牙咧嘴。气急败坏的他爬起身就冲向黄鼠狼住在里面的柴禾垛,又是脚狠踢又是手猛薅,转眼间就直捣里面的黄鼠狼窝。姨奶见了赶紧从屋里跑出来拦阻,喊:我的祖宗你快住手!可还是晚了一步,柏林子的脚已经狠狠地地踩踏在了窝上,抬起脚时姨奶看见了已经被碾成了血饼子的黄鼠狼幼崽儿们。

姨奶气得眼睛都红了,脱下鞋拎着就狠抽柏林子的光头:平时你都是绕着柴禾垛走,今儿个你这是咋的了?啊?你个浑王八犊子,喝点儿猫尿你咋就犯起邪性来了呀?你拆了黄仙儿的窝不说,你还把还没睁眼睛的崽儿给踩死了,你这不是作孽吗你?往后咱家就擎等着糟报吧!

这报应来得可是够快!压根儿就没等到往后!

当晚子夜时分,心里装事儿睡得不踏实的姨奶就听堂屋里的鸡叫得都不是个动静,就赶紧推柏林子:快起来!咱家的芦花母鸡可能出事了!可酒醉后的柏林子睡得跟死猪似的,任凭怎么拽怎么喊都弄不醒,无奈姨奶就赶紧下炕,结果着急中竟忘记了开灯,就一头从炕上猛扎到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把窝在心口的气儿给拔上来。她再听,堂屋里的鸡们已经没了丝毫声响。等她跌跌撞撞来到堂屋掀开扣筐的时候就傻眼了,她那视为心尖儿宝贝儿的五只芦花母鸡都趴在血泊中没了一丝动静了。拨弄看被血染红的鸡脖子,她知道这是谁干的了。就在她愣怔的时候,看见一道黑影蹿上了窗台,她就惨呼:黄仙儿啊,你的崽儿没了,我的鸡也死了,咱俩这下扯平了吧?那就求你赶紧走吧!

祖母听了姨奶的讲述叹了口气:唉,你说这黄仙儿先前在你家住得好好的,这柏林子抽冷子这么狠的待见是不是中了邪了?唉,你昨晚来就好了,我去你家“念叨念叨”,兴许能管点儿用的。姨奶说:姐就凭你那“念叨”不会管用的,这又毁家又杀子,这该是多大的仇啊!那浑身沾了鸡血的黄仙儿都杀红眼了,我到了堂屋它都没立马逃,就等着让我看见它的呢!祖母说是吧,摆明了它就是要告诉你,你的母鸡就是它杀的,就是回来替它的崽儿们报仇的!唉,要是早头儿的神婆在就好了,她和黄仙儿能搭上话儿的。

祖母说的神婆就是她笃信了一辈子的跳大神的女萨满巫师。祖母生大病神婆来家跳大神作法的情景我见过,惊悚而震撼!

末了,祖母对姨奶说:我怕黄仙儿这口恶气儿没消,这阵子你就先别往家抓鸡崽儿鸭崽儿了,不解黄仙儿再上门来大开杀戒,不就又糟蹋钱儿又惹晦气了?姨奶忙点头,接着又呜呜哭开了:我那五只正下蛋的芦花母鸡呀!

信黄仙儿的姨奶和祖母的一番对话令我心里直发毛,令我联想起了在残庙目睹的一幕,就想幸好没伤害那家黄鼠狼们。可邪门儿的是,那柏林子醉酒后醒来居然全然不记得他昨晚残忍的杀戮。祖母就问姨奶家里最近出啥事了,姨奶想了想说,就是柏林子两口子干架,他把媳妇儿给打回娘家了。祖母摇头:柏林子那会儿铁定被啥邪魔给魇住了的!要不解他不会这样!我的外甥我了解,打小就心肠软,就是连只小蛤蟆他都不会伤害的!

后话是,那只丧子的黄鼠狼离开姨奶家后,老鼠们又杀了回来,屋里院里给折腾得乌烟瘴气的。就是把粮食藏得再高老鼠也能够着,天知道它们是咋爬上去的。眼睁睁地看着老鼠糟蹋粮食,把个姨奶给愁得整天咳声叹气,想起来就恶骂一顿柏林子。知道做了孽的柏林子则一副任打任骂的瘪茄子样儿,地瓜蒙烧酒戒了好一阵子呢。

4.

有些谚语、俗言的含义是意味深长的,就比如与本文密切相关的那句著名的谚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就道出了人类交往中存在的险恶。但我得说,这句高度拟人化的谚语结论实在牵强!因为在黄鼠狼的基本食物——老鼠充足的时候,它从不搭理鸡。在乡村,我就曾目睹过黄鼠狼就从鸡旁边看都不看地经过,完全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鸡们依旧啄食,毫无惊慌之色。换言之,黄鼠狼对鸡的伤害一定另有原因的,比如我姨奶的五只芦花母鸡的遭遇。

我在备战高考时念的是理科班,大学读的是属于工科的自动化专业,就是说我对自然科学有一定的了解,这奠定了我系无神论者的重要依据。多年以后,以我对科学的认知来看待黄鼠狼所谓的乃“仙”。比如,我祖母姨奶那些老辈人神乎其神所说的,通常见了人就一溜烟儿逃得没影儿的黄鼠狼,如果遇到人非但不逃跑,反倒站立起来,俩前腿抱在一起呈作揖状,这就表明它要成“仙”了,这时它必须和人说话,它会说它要到你家之类的话,但千万不要接它的话茬儿,否则就会被它缠上,就要供奉它一辈子,也即成了所谓的“保家仙”了。正确应对它的方式是,要用最狠毒的话咒骂它,把它吓跑。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儿玄?黄鼠狼怎么会像人一样说话?所以我认定我祖母、姨奶对“黄大仙”等诸如此类的笃信它就是迷信!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特产动物研究所相关专家研究结果,黄鼠狼释放出的臊气的确足以使有的体质差的人大脑受到干扰,即产生所谓的“中邪”的症状,这或许就是东北民间所传的“摄魂儿”的缘由。

黄鼠狼给予人印象颇为深刻的还有就是它的异常机敏与极度凶残!在秋后收割后的田地里,我就曾目睹过这金黄色的小兽把一家老鼠灭门的惨烈情景,那小脑袋被染得血红,真真是一个狠角色!以至于我多年以后想起那情景仍会觉得惊悚震撼,就会联想起“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等词儿来,而这类词儿汇聚在一起,令我得出了那句老套话——活着,方是硬道理!

但我着迷黄鼠狼这小兽“成仙”的由来,何以曾存在并影响着东北乡民的生活模式?比如我姨奶,后来有一阵子真的就没再敢养鸡,以至于没了卖鸡蛋换针头线脑粗粒盐洋火啥的用度。以至于我祖母她这当姐姐的,就自己省吃俭用没少接济她日子过得清汤寡水的妹妹,为此实在忍不住的祖父还和祖母红过脸,说咱家日子都过得趔了歪斜的,就你这帮法咱自己个儿的锅都见底了可咋过?祖母也不含糊:能吃半斤我就剩下二两,自家妹妹我能眼看她饿着?就把祖父给造没电了!老叔说爸妈你俩别吵了,都是黄鼠狼给闹的。还有,在东北民间何以广泛流传着那么多关于“黄大仙”的轶事传说?都是空穴来风的人为杜撰吗?其成因的依据何在?等等。

人类的世界动物们不理解,动物生活人类未必都看得懂。或者说,对于地球,乃至宇宙,渺小的我们仍所知甚少。身为舞文弄墨的理工男的我,就遐想啊,人类现处的四维空间,即3D(距离)+T(时间),如果再加上一维,那么我们面对的世界该是个什么样子呢?

   

后记:

当下对“量子纠缠”现象,即爱因斯坦所形容的“鬼魅似的远距作用”,以当今物理学成就难以给出科学解释。但有一点是被认同的,量子纠缠超越了人类生活的四维空间,不受四维空间的约束,是非局域的,这表明了宇宙在冥冥之中存在深层次的内在联系,而人类对此尚不得知。但毋容置疑的是,这个现象动摇了人类的某些既有认知。

走着瞧吧,仅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人类,未来被颠覆的“认知”还多着呢!对此我笃信不移!

最后来脑补一下物理学所谓“非局域性”概念。

是指属于同一个系统中的两个物体(在物理模型中称为“粒子”),比如A和B,如果这样分开:A在这里,B在非常非常遥远(比如几亿光年)的地方,那么动了A,B就能同时获知并有相应的反应,而不需要等到很久信号从A处传到B处,这超越了我们人类所处的四维空间。这现象与我们人类的意识作用非常相似!比如尚不可解释的“心灵感应”。

人类已经证明意识是存在的,但实证科学在研究意识中遇到的难题是,用人类所熟知的时间、空间、质量、能量等来测量意识皆无功而返。




end